新建文本文档 (2)

我的柚子
记得我分手的那个夜晚,我和舍友无意间提到过我喜欢吃柚子,之后的三天,每天他们都会为我提回一只又大又黄的柚子,剖开,瓤满地爆裂出了柚子透明的膜,粒粒饱满,吃起来酸涩,微甜,不着苦味,一如之前吃过的每一只柚子,在郑州吃的每一只。
同时回忆起初中的那个下午,即使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了,可怜这件事情,总被我反复回忆,起因仅仅是数学老师一次普通的数学课,她让喜欢西瓜的同学举手,稀稀拉拉的举起了许多的小手,而我却神使鬼差的静静的等待着,我确凿我是喜欢吃西瓜的,很喜欢,夏天的炎热,总需要依靠吃西瓜来享受它。接下来老师问喜欢吃菠萝的,我举起了手,举起的手很少,然而我看到了她,坐在第一排,她回头也看到了我,远远地她问我,你也喜欢吃菠萝啊,我不知道是我真的听清楚了,还是仅那眼神让我明白,但是我记得这句话,和我的回答,我吃西瓜肚子疼。同样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听到我音量微弱到几乎迷失在喉咙里的声音。我只是远远地看到——任何时候我回忆起她,都只会觉得她很远——她似乎听到了,似乎得到了一个想要的答案,转过身去,嘴角上扬了一个微小的弧度,像是把一枚钻石放回珠宝盒推上抽屉时的沉醉。那么我便确定她听到了,因为默契。
如果一个人总是能看懂我鬼画符一般的字体。
如果一个人总是能听懂我口齿不清的话语。
那么就是她了。
很多年之后我才发现吃西瓜与腹痛还有她的关联,也才开始审视过去,一些被阳光洒满的下午。
所以才明白了我和别的女生相谈甚欢时,她为什么那么鄙视我。
所以才明白了她为什么会那样子默默流泪。
所以才明白了为什么我上课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她也会把头贴在课桌上,和我目光对视,然后互相傻笑。
所以才明白了,当我告诉她,别人把一个写着我喜欢你的字条落在我课桌里时,她眼中的诧异和光芒。
只是后知后觉了。
有时我会自问,过去的日子真的那么好么,答案是否定的,在我一次次反复的回忆它时,她已经失去了其本色,反而被回忆本身蒙上了一丝暖色,如同一张旧照片。我自己不知道她真的在那时对我有哪怕一丝的感情,我只是心甘情愿的欺骗自己,没说出口的,都不算感情。我和她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过去现在未来都是,然而我还是愿意默默地一次又一次在我放弃吃西瓜该吃柚子时回忆起她,这给了我极大的救赎,一种心理上的慰藉,我更愿意相信我真的喜欢过一个谁,就算已经追悔莫及;更何况既然已经是她,那么就挺好的,我可以欺骗我自己。
据说曹操年轻时不被人器重,只有乔玄一人对他青睐有加,曹操曾与他戏言,殂逝之后,路由经过,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车过三步,腹痛勿怪。我不知道曹操当时是一种什么心绪,对于我,童子稚言,一语成谶,有时我会觉得异常的痛苦,这是一个我要一生负着的十字架,但是更多时候,我情愿背着它。这使我很快乐。
我后来真的没有找过她么?找过,答案呢,名为蒋XX的故事的答案呢?很简单啊,我的朋友,没人会喜欢一个人那么长时间的,我不能,我确实不能。她的答案近乎完美。
那么我的生活呢?我在回忆那些日子时——我需要说那里没有她——同样也很好,闪烁着光芒,作为珍珠被放在那里。然则,事实上,这事情是不能比较的,但是我依旧要说说,她们都不错,无论如何都不错,看着那些日子——就算洛阳丽景门的夜市只会让我痛苦,我需要过去曾经发生的日子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过去的日子太美了,太美了,一想到我曾经那么快乐,我就还能过,就能冲淡现在的苦恼,还有迷茫。
等一下,我真的需要过去的日子反复轮回么?不的。如果我真的要在郑州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一个被写好的剧本,那么这一切就让我的灵魂会被压死在大地上,用同样一种心情去遇到她们,去背叛过去的日子——一杯波本可以解决问题,一杯波本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还要背叛那些人,忘记自己说下的话,然后再去承诺,去南方,再去北方,不了,真的不了,谁能把命运安排的很好呢?我不能,命运本身也不能。但还是仅一次就够了。
我确实就是这样子的人,在龙门的时候,刘YY头也不回的上了去西安的车(我要为我在北京时的不在状态说声抱歉,考虑到反正我还会去骚扰你的,所以这个歉意只需要停留在萌芽状态了),当时我很兴奋,我知道早晚要去重庆,要去找她,所以我只是很兴奋,离别不会让我有什么悲伤,送走肖ZZ的时候也是,在那时那刻,我不会去想什么未来之类多的东西,但是在她上了公交车之后,在我回寝室的路上,看到了一个三轮车后面写着:“XX就是贵,寿命长几倍。”我觉得这很搞笑,转念一想,肖雅丹是不能和我在一起吐这些乱七八糟的槽,我就替她感伤。
回到开始的地方,我真的喜欢过她么?我情愿相信我没喜欢过,这让我很轻松,我不用去担心她是不是喜欢我,不用去担心很多东西,看到她就能很让我很开心,我们只是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不知道我见到她的时候该怎么说,怎么做,不知道心脏该怎么跳。
她的答案在这一刻完美了,我们其实谁都没喜欢过谁。

21:47 2014/6/26

3 Comments

  1. Elence

    你这话说得,我喜欢我老婆有7年了,喜欢我妹子也有两年多了…总有人,而且是大部分人,都能喜欢对方足够长的时间的——不然人类早就灭绝了,不是么w

  2. jaord

    读完我想起了黄俊舒的《恋爱症候群》歌词,还想到了《白色相簿2》233。过去的回忆总会有记忆加成的,而且那时候毕竟不懂事,没那么多其他心思,不是么?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会屈从现实吧。可能心里还有那个活在记忆中的那个“她”,但是往事不可挽回,时光流逝,需要在意的方方面面也越来越多,倒不如留住心中那个“她”好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