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的情书

Dear Scarlett,

    与你在一起已经有整整一年了。

        一年中我们真的经历了许多事情,以至于无论是你或者是我,都有许多东西变了。然而这都不要紧,因为我们成功达成了一个共识、一条不证自明的公理:你是爱我的,我也是爱你的。让你能够以这一条共识为前提进行思考大概是我这一年来获得的最大成就了。

        如今在苏州站的出站口等你的时候,我仍会想起第一次站在那里等你时的手足无措,和怎么也无法平复的嘴角。我当时死命地扫描着从里面走出的人群,生怕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你的身影。不过,我现在没那么着急了。因为我知道而且确信,就算我没能找到你,你也会笑着慢慢走到我的身旁。你的存在对我是如此特别,你让我的生活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从没想过我能够连续思念某一个人这么长时间,而且仍嫌不够,以至于连打Galgame的时间都被拿来想你。这对曾经深陷二次元的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大概在我内心中,你已经成为现实中的我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

        没有什么比平淡的幸福更能打动我的了。无论是被你叫出来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或是与你一起做一桌卖相难看的午饭,甚至连突然跑到我面前把我外套的扣子扣上,都让我觉得无比幸福。不过,我觉得这还不够。我们还没能真正地长久地在一起过。这大概是异地恋的致命伤了吧,虽然我们两个已经被你的室友说成“不是异地,顶多算异校”了。不过异地或异校,实际上是没有本质区别的。我仍旧羡慕着成天与女朋友呆在一起的室友,我想大概你也如此。不过如果连这一点儿问题都无法克服的话,我们和我们的羁绊也太脆弱了点。我深深地相信着我们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所以我在努力为未来可能存在的,更长时间更远距离的分隔做准备。

        我害怕你在我不在时受人欺负,便告诉你与人平等相处进而互不侵犯的方法。如我几天前说的一样,所谓平等和尊重,是在双方处于相同高度时才有的。未站在与他人相同或更高的位置而想要谦虚和忍让,何尝不是一种过于自负的行为:只有强者,才有选择宽恕和同情弱者的权力。我知道你生性讨厌争执,所以我并不寻求让你一直在与人交往中总是占据主动。但长期处于被动状态,只会让别人渐渐小看你。小学和中学时期的你大概一直因不同理由而占据主动所以从未有过这种烦恼,但大概进入大学之初你并没有表现出让人值得高看的东西,所以才会在人际交往中陷入更为被动的局面。我想说服你时你总说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软弱,但这并非与你的软弱或坚强相关。你要懂得主动让他人认识真正的你,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别人来慢慢了解你:前者让你可以控制别人对你的看法,而后者只能依靠他人的理解。那么与你合得来的人大概会更好地理解你,从而和你要好;而与你的性格稍有不同的人,便无法更多了解你,只靠一时的印象判断你的个性。若这种判断是错误的,那么对方只会越来越缺乏了解你的兴趣,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大概就难以与你成为朋友,甚至难以在表面上和谐相处。

        我知道你会在那条公理之下考虑我对你的劝诫,所以我才敢在电话里不断重复上面这一段,甚至将之与下面这一段一起写出来。无须顾忌太多,可以直接表达我的想法,实乃一大幸事。然而我更想让你了解的是,我事实上是不怎么喜欢指点他人的人生的。只是由于我的个性过于强烈,而我身旁的人很少有完全符合我的三观的,所以我才不得不站出来期望能改变一些东西,期盼这样能让我与之的关系能更进一步。我是只对值得我这么做的人说这些的。而你,大概是现在我眼中值得我这么做的人了。顺便一提,我其实蛮遗憾我需要把这些道理不断向你重复的:为自己表达能力和说服能力之不足而遗憾,为你不愿敞开心扉接受我的意见而遗憾。如我最初时所说,反馈是促进两人关系的必要条件之一。我以后的意见不论你爱听或不爱听,我都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反应而不是沉默以对:喜便接受,不喜便反驳。只要你愿意和我说话,与我讨论问题,我便无比满足了。

        抱歉呢少女,明明是情书却写得不伦不类,从中间就开始跑题…

        结尾就让我回到情书本身吧。

        这才一年而已,来日方长。

        再长我也爱你。

 

Yours sincerely,

Elence Yuan

 

 承诺给你的东西我都会实现的,但我才不会一次性全部解决掉w
慢慢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w

7 Comments

  1. Ryans233

    为毛我第一次进来这里就要被小情侣晒死啊啊啊!!!
    总之恭喜啦wwwww

  2. 从某处无意点进来的,然后被闪了狗眼
    请让我用烟火祝福你们(谁说不可以对着人)

Comments are closed.